• <small id="mye4k"></small>
  • <label id="mye4k"><button id="mye4k"></button></label>

    1. 默认冷灰
      24号文字
      方正启体

      第 70 部分

      作者:一喜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          呢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段从最终还是顺从了老太太的心愿去见了那位秀外慧中的慕小姐。

          见面的地方是在一家情调甚好的法式餐厅。慕瑶在约定时间前的十五分提前赶到,恰好与段从打了个照面。

          说实话,慕瑶并不是那种第一眼就让人惊艳的女人,一身米白色掐腰连衣裙亦毫不出彩。对于见惯了绝色佳人的段从?#27492;?#23454;在是普通至极。

          可是看得出来,这是一个修养极好的贵族女子。不谄媚、不张扬、不轻佻,看人的时候永远认真地注视着对方的眼睛,清净明亮,不躲不闪。温润的气质浑然天成,一颦一笑皆有?#32422;?#29420;特的风韵。

          段从显然是很欣赏这样的女人的,如果不是作为相亲对象的存在,或者,这会是一个人不错?#21335;?#22788;对象。

          “段先生,段老太太应该有提过,我已经三十二岁了,不是年轻到可以挥霍无度的年纪了。”慕瑶笑得如沐春风,开门见山道。

          她是个聪明的女人,?#25381;?#19968;眼就已经看出眼前的男人并不热衷于这场相亲,更无心恋战。

          从外在条件看,她当?#25442;?#35273;得这个男人十分不错,?#36824;?#23545;于一个不上心?#21335;?#20146;对象,她还是觉?#31859;约?#26377;必要速战速决。

          段从听了她的话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,“其?#30340;?#23567;姐也应该看得出,我无心娶妻。”

          慕瑶并不在意他的无礼,从容不迫地喝了一口咖啡,施施然笑道,“段先生是因为不相信爱情,还是因为太相信爱情,所以才不肯结婚的呢?”

          “本质似乎没什么不同。”段从不置可否地笑笑,“说到底婚姻跟爱情并没有绝对必然的关系。婚姻不一定就能束缚爱情,爱情的最终结果也不一定就是婚姻。慕小姐觉得相不相信有什么重要呢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总归还需要一点运气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段从冷眉冷眼,“只可惜,我一直没什么运气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可我的运气却一直不错。”慕瑶发?#32456;?#20010;冷面?#27492;?#19981;与靠近的男人似乎还挺有趣。她狡黠地眨眨眼,唇角翘起弯弯的弧,“我其实是个?#25442;?#20027;义者,但是我相信爱情,因为我认同段先生所说的,婚姻不能束缚任何。可是我与段先生一样,我们都不是生活在真空的环境中,不仅需要为?#32422;?#36127;责,还要为家人着想……你我都不是年少轻狂的年岁了,往?#35835;?#24819;,也?#36824;?#26159;找个老来作伴的,让?#32422;?#20170;后的日子过得不那么辛苦。”

          段从认真地看着慕瑶,盯着她右边脸庞上的一颗小小的梨涡,居然觉得有那么丁点可爱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现在并不喜?#27573;遙?#25105;也不清楚?#32422;?#21040;底是不是?#38405;?#19968;见钟情。可是正如你说得,爱或不爱都不是什么保证,天长地久说得是爱情还是婚姻谁?#31181;?#36947;呢。可你要相信,?#19968;?#26159;一个好妻子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段从从餐厅出来,慕瑶?#32422;?#20808;行开?#36947;?#24320;。直到走到停车场,他依旧在思考着慕瑶说的话。

          爱或不爱都不是什么保证,天长地久说得是爱情还是婚姻谁?#31181;?#36947;呢。

          段从觉?#31859;约?#30495;是上了年纪,这么轻易地就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忽悠地乱了头脑。

          他倚靠在?#24471;?#36793;,默默抽完一支烟,大脑里错位的神经线才似乎慢慢回到了原位。嘴巴里都是苦涩的烟草味,段从登?#26412;醯米约?#26377;些凄凉。

          大概,找个老婆来照顾?#32422;?#21644;女儿也是不错的。段从突然想。

          爱情婚姻,婚姻爱情,1+1可能等于2?#37096;?#33021;等于0,其实还不是大伙过日子么。有爱算是赚了,没有倒也不亏,谁有知道天长地久是个什么玩意儿呢。

          段从这样想着,心里便释然了。

          人生,说到底就是一场豪赌,不知道?#30528;疲?#19981;知道赢面,不知道筹码,甚至不知道?#32422;?#24076;望是怎样的结果。

          可是正因为这样,永远充满惊喜。这一秒的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的你会是怎样。

          段从拉开?#24471;?#30340;瞬间,听到身后有人喊出了他的名字。很轻,却很明晰。

          他只是一僵,却久久无法回头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体彩直播
    2. <small id="mye4k"></small>
    3. <label id="mye4k"><button id="mye4k"></button></label>

      1. <small id="mye4k"></small>
      2. <label id="mye4k"><button id="mye4k"></button></labe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