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mall id="mye4k"></small>
  • <label id="mye4k"><button id="mye4k"></button></label>

    1. 首页>耽美同人>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
    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

    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

      作者:拉棉花糖的兔子

      分 类:耽美同人 点 击:178 推 荐:0 收 藏:0 字 数:365K 状 态:已完成

    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详细介绍

      X

      经纪人李敬走进客厅时,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八卦新闻,媒体绘声绘色地猜测着菠萝传媒的新动作。
          菠萝传媒今年推出的以游戏为主的综艺节目收视颇佳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节目是以老带新,除了人气主咖,还有好几个菠萝传媒的新人。
          第一季结束后,新人们或多或少知名度上涨。传闻菠萝因为观众反响热烈,还有意让其中几人组队活动。
          也正是这个时候,爆出来一个消息,新人中,?#24187;?#20307;诟病为花瓶、也是人气最高的齐涉江竟然是老牌影歌双栖明星夏一苇的亲生儿子Jesse。
          夏一苇的儿子曝光虽然很少,但总有几张儿时的老照片流出,这么一对比下,有人大拍脑袋:就说他们长得有些像!
          此前因为齐涉江颜值与表现的反差,?#25512;?#22810;争议,他?#35753;?#32508;艺感也没什么特长,在节目里展?#31455;?#21807;一的才艺就是钢琴弹唱。至于水平?有好事者到处采访其他明星,对他的表演有什么看法,关山乐队向来口无遮拦的毒舌主唱张约还贡献了金句:“听过。长得真好。”
          巧的是,夏一苇从年轻时就有一个花瓶美?#35828;?#22806;号,同样属于“靠脸唱歌”一类,这下媒体纷纷戏称:那倒怪不得齐涉江了,都是遗传的力量。
          随即关于整个节目就是为了捧齐涉江的说法也出来了,其他新人都是陪太子读书。至于齐涉江到底会?#25442;?#21152;入组合,也有很多猜测。
          有人爆料齐涉江长相太出众,夏一苇想让儿子单独活动,毕竟都有观众表示不在乎齐涉江的性格木讷,开档节目坐在那儿发呆他们也愿意看。
          也有人称齐涉江除了脸一无是处,不像其他同事各有长处,这人毫无综艺感,把他放进去相当突兀,菠萝高层不太想让他入组。
          但?#36824;?#26159;哪一种说法,倒是都对齐涉江的外貌十足认可。
          ……
          李敬关上电视,心底默想了?#25442;?#20799;。
          Jesse这张脸,的确无法用单单“好看”两个字来形容,要没有那张脸,以他表现出来的无趣,就算是夏一苇的儿子也够悬能进那档节目。
          他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四分之一西方血统,黑发黑眼乍看是东方式的俊秀,身?#25105;?#20559;瘦,?#20185;?#30340;眼窝与浓密卷长的眼睫又透出几分西式风情,连下睫毛也长得惊人。被这双眼睛看着超过五秒,很容易呼吸急促。
          现在,他就用这双眼睛略带询问地盯着李敬,像在疑惑李敬的来意。
          “我来看看你,这几天休息得还好吗?之前突然晕死,竟然都查不出原因,你可别再熬夜了,现在好多年轻人熬?#20809;?#27515;的。”李敬语重心长地道。
          停顿了一下,看了一眼已经关上的电视,李敬才接着道:“还有,小江,我知道你不想靠妈妈,被打上标签,但你们的关系迟早也会被爆出来。其实不用负担那么大,过几天,就?#25442;?#26377;人关注了,最后能不能?#36824;?#20247;?#20146;。?#36824;是要靠你?#32422;骸?#21035;再赌气了。”
          李敬是夏一苇的经纪人,从齐涉江的身份被爆后,他索性也接手了齐涉江的工作。夏一苇神经又比较大条,甚至开过“像妈妈一样不好吗”这样的玩笑。导致齐涉江更加不满意。
          齐涉江点?#35828;?#22836;,“您说得对。”
          李敬懵了?#25442;?#20799;,对这个反应有点意外,听着好像是同意他的话,但也太不像小江的性格了,他迟疑地道:“那后天一苇的演唱会,要我给你留个座位吗?#20426;?br />     之?#20843;?#20063;提起过,但那时候齐涉江怕被人拍到进而猜出些什么,没有同意。
          现在,齐涉江却是再次点?#35828;?#22836;,轻松地说:“可以啊。”
          这时李敬才仔细打?#31185;?#28041;江,只觉得几天不见,齐涉江还是那个齐涉江,但神态举止间好像长大了很多,有种通透?#23567;?br />     难道是病了一场,加上这几天的舆论压力让他成长了?
      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李敬拍了拍齐涉江的肩膀,“你好好休息,我正?#35807;?#20320;物色剧本,已经有眉目了。”
          齐涉江的确?#25442;?#21442;加菠萝传媒的组合,但没有外界猜测的那么多内幕,从一开始他本人?#25237;?#32452;合出道没兴趣,或者说这人就不擅长团队合作。
          李敬说完要走时,齐涉江却叫住了他:“敬叔,我不想演戏。”
          李敬挑眉,“怎么老变来变去,你又想干什么了?#20426;?br />     齐涉江眨了眨眼,对他说了一句话。
          李敬听完就陷入了呆?#20572;?#21644;他对视三秒,?#21834;?#23567;江,你是不是还在生我们的气?#20426;?br />     齐涉江自然地说:“没有啊。对了,敬叔,我房间的灯坏了,你知道怎么修吗?#20426;?br />     .
          李敬走后,齐涉江给?#32422;号?#20102;一壶茶喝。
          这几天,在他身上发生了一件奇事。
          十天前,他也叫齐涉江,但并不生活在这里,而是生活在八十年前的华夏,是一名以说相声为生的民间艺人,有天外出不备淋了生雨,回来后患了伤寒不治身亡。
          本以为是地府投胎去,谁知道再睁眼,就到了八十年后的华夏,成?#25628;?#19979;这个“齐涉江”。
          齐涉江的脑海里多出了几段不完整的记忆,好歹让他粗略了解了这个身体,这几天他一直在?#35270;?#36825;起奇事,?#35270;?#26032;的时空新的身份,也?#35270;?#24573;然间就失去了原本拥有的一?#23567;?br />     无论如何怪异,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,再获新生是最珍贵的。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他和这个“齐涉江”没有一处相似,却对“齐涉江”的所有十分亲?#23567;?br />     他以前相貌只是端正清秀,而这里的“齐涉江?#27604;?#35980;惊人;他出身戏曲世家,打小先学的戏,倒仓没倒过来才?#38590;?#30340;相声,掌握了不少手艺,“齐涉江”则毫无艺术天赋,比亲妈还要花瓶;就连性格,也有点南辕北辙,他靠嘴皮子吃饭,“齐涉江”不善言辞。
          可那莫名的感觉,不像传说里的附身,反而像谁也没消失,只?#36824;?#34701;合在了一起。
          齐涉江甚至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本就该一体,或者,正因为这份契合,他的魂魄?#25293;?#33853;在这身上。
          虽?#25442;?#24471;了新生命,但近百年时光过去,这个世界齐涉江已经快不认?#35835;耍?#22312;他那个时候,“电”还没有进入寻常百姓家,现在,到处都要用电,只要随手一按,灯就亮了,还花样百出——他房间的灯就是被他给玩坏的。
          还有这里的齐涉江从事的职?#25285;?#20063;让他很迷茫,零星获得的记忆不足以让他深刻理解。
          这感觉上好像和他以前一样,是卖艺给观众,但如今双方是隔着屏幕不相见的,仿佛电影一般,那岂不是全程?#32422;?#21457;挥,也不知道观众是?#19981;?#36824;是不?#19981;叮?#27809;法及时调整?
          齐涉江是有钻研精神的,他们那时候,也得不断学新东西,?#25293;?#25235;住观众,所以一时的不解虽然让他迷茫,却不让他沮丧,只是如此大的变化,让他一时无所适?#24433;?#20102;。
          直到,他在让?#25628;?#33457;缭乱的电视上看到了穿大褂说相声的同行,说的还是他那时候就有的老段子。
          霎时间,八十年岁月仿佛折叠了起来,在这个新世界,他一下找到了归属感!
          迷茫逐渐消散,齐涉江有了明确的目标,虽然刚才告诉李敬后,李敬的反应有些大,但齐涉江想,他更愿意从旧?#21040;?#35302;这个时空。
          ……
          李敬叫的维修工过来把灯修好了,齐涉江在旁边盯着看了全程,看得那维修工浑身都不自在。
          更别提修完后,这漂亮小伙子还要夸他真厉害,那眼神够真诚的,搞得他都怀疑?#32422;?#21018;才修的不是灯而是宇宙飞船了。
          维修工走后,齐涉江也出门了,这是他来到这个时空后第一次单独出门,他觉得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学习,?#32422;?#24050;经具备?#35828;?#29420;出门的能力。
          结果一到楼底,就被蹲守的记者堵住了,对方和他打招呼,“下午好啊,Jesse。”
          齐涉江知道,这是“?#32422;骸?#30340;洋名,他倒是不认识对方,但人家都招呼了,他当然也回了一句,“您好。”
          记者大喜,齐涉江回应了Jesse这个名字,这就等于他正式承?#29486;约?#26159;夏一苇的儿子了啊!
          记者一下好像打了鸡血,“刚刚李敬从这里离开,他是去了你家?是在商量接下来的工作吗?能不能透露一下接下来的发展方向?会做什么?#20800;俊?br />     这其实就是想打听齐涉江到底会?#25442;?#21442;加菠萝传媒的新组合了,或者子?#24515;敢担?#20570;个优秀的花瓶……啊不,歌手或演员?
          对于这个话题,在此前都避而不谈的齐涉江,却张口道:“接下来想去说相声。”
          记者:“??#20426;?/div>

      经纪人李敬走进客厅时,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八卦新闻,媒体绘声绘色地猜测着菠萝传媒的新动作。
          菠萝传媒今年推出的以游戏为主的....

      最后更新时间:2019-02-19

      《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》最新12章节

      打开完整目录列表 (提示:已启用缓存技术,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,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。)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体彩直播
    2. <small id="mye4k"></small>
    3. <label id="mye4k"><button id="mye4k"></button></label>

      1. <small id="mye4k"></small>
      2. <label id="mye4k"><button id="mye4k"></button></label>